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梁猛:非完美理论创新与市场机制创新

发布时间:2017-09-01 新闻来源: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8月20日,以“新思维、新理论、新突破”为主题的金融科技促进市场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普创金融研究院院长梁猛表示,“新市场”的新强调的是一种市场机制的创新。市场是指买卖双方进行交易的一个场所,广义上来说它就是一些基础设施和交易规则的组合。政府强调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实质就是要让市场更有效率。但是我们通常会先设立一个理想的“完全竞争市场”目标。但说实话,完全竞争市场谁也没见过,于是我们就设立间接目标。第一个间接目标是信息透明,这个在股市很常见,即严格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机制。第二个间接目标是价格发现,就是能发现一个均衡的价格。完全竞争市场理论上有几个约束,第一是单一的市场参与者没有办法影响价格;第二是产品同质;第三是交易量极大。

但是没有谁真正见过完美的市场和均衡的价格。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从人类有交易以来有哪个价格被确认过是均衡价格吗?所以人们只好将信息透明和价格发现作为替代目标,其内在逻辑是:如果这两个目标达到了,市场就是完美的。

普创金融研究院院长 梁猛

主流市场的交易机制一共有三种,包括指令驱动型、报价驱动型、混合型。一般认为,这些就是市场应有的交易机制,很完善了。但是就是在这种完善的外衣下,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完善的部分。第一是完美市场理论(或称为完全竞争市场)。这个理论本身就是错的。我们现在能够证明完全竞争市场效率最高的理论在理论上就是不成立的。例如,我们在理论上证明:消费者取得最优均衡在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一个不完全竞争的条件下,反倒极有可能实现的。这带来的一个问题是,究竟是同质化的商品能够更加满足社会的需求和人们的需求,还是异质性的商品更容易满足?标准化的产品在满足人们的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时候,它并不是一个最有效的工具。现有的市场机制是以标准化产品为基础的,如果是交易异质性产品,会发现这个机制非常不好用。因此双市场创新做出的实际上是市场的规则的创新。

下面说一下信息透明,信息透明在一个市场里面可能比较容易实现的,比如说你到超市里买土豆,华润超市比永辉超市贵。当你看到两个价格的时候,一定有这样的疑问“谁的有问题”。在不同的市场交易同一个商品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这种现象,而消除这种差距的一个伟大的力量就是套利。有人认为套利会增大风险,或者套利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这个观点很奇怪。大家仔细想一下,套利是什么?比如上海的美元是7块钱,深圳的美元是6块钱,你会怎么办?我就应该把上海的美元卖出去,把深圳的美元买回来,即买便宜的,卖贵的。结果是我手中美元的总量并没有变,多出来的是套利获得的人民币。大家认为是上海的美元7元、深圳6元的风险大,还是两边都是6.5元的风险大?套利对于市场来说,是一个消除风险的过程。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认为套利行为有问题。如果没有套利的话,国际市场很多东西就是不平衡,而这种不平衡的风险显然比平衡后的风险要大得多。

异质性商品的交易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效率低,大规模交易几乎是一种幻想。我们试图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在说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谈一下关于交易策略的问题,就是说你如何去制定一个策略并执行,然后去影响别人的策略制定和执行。而策略又和人类基础的思维方法论相关联,所以我们先来讨论一个小的哲学问题。问一下,你能轻易改变我的想法吗?肯定是不行。所以我的意识对于你来说是客观的吗?很难回答。别人的意识对于你来说,是不随你的意识而改变的客观存在,所以对你来说,别人的意识很有可能就是客观的。如果你一定要把它说成主观的,就出现另外一个问题了:市场规律是客观规律还是主观规律?曾经有记者问我,最近股市波动大,这里面有多少是人为因素?我当时就乐了,你找一个猴子为的或者猪为的因素出来给我看看?!这个市场里面除了人为因素还有别的因素码?有的人说了,政府的政策是客观因素,企业的经营是客观因素。这些说法都不对。政策出台的时候会有两种观点,一种叫做靴子落地,一种叫彻底改变市场走向。都对,又都不对。信息并不在乎它本身是什么,而在乎你认为它是什么。这是信息在对市场起作用时候的常识。在市场里面,当这些市场的参与者在做决策的时候,他们首先会对信息进行一个判断。对市场真正有影响的是判断后的决策和行动,而不是信息本身。所以信息透明和价格发现之间一定隔了一个称为“决策”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后面在程序设计里面体现最充分的一部分。你决定你的交易策略,比如在股市里,什么时候买什么价格,买多少,在哪个点报出去,这就是策略。面对异质性市场的时候,策略变得更复杂一些。

第二就是目标问题,我们一般解决问题的思路是先设立一个合理的思路,比如设定GDP目标是6.8%,然后再把它分解为子目标,投资多少、进出口多少,最后找到方法去解决。但是所谓合理的目标只不过是一系列的等号产生的结果,所谓的一系列的等号是什么意思?就是现有的各种理论一定会告诉你,你只要做了一二三四,就等于右边有一个结果。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毫无问题形成等号的,在经济和金融里面实际上是非常罕见的,大多是约等于、不等于、可能等于。我们忽略了大量非等于的现象,只关注等于,这样的逻辑后果往往是某个目标达成之后,我们造成的问题比我们解决的问题更多和更大。

这里我们再强调一下,就是现有的市场规则适合于标准产品的交易,但是如果用于非标,它的效率就会低下,尤其是大规模交易,效率短板就更为明显。现有的非标产品市场,大多是分布式交易。什么是分布式交易?从票据市场来说,就是大量的票贩子形成了分布式的票据的零售市场,地域特点极其明显。为什么票贩子的交易效率更高一些?因为它规模小,小规模的效率就非常高。但是如果一旦交易规模大了,效率就会迅速降低。这是标准产品的交易技术用于非标产品交易时必然出现的结果。因此,在现代金融市场中就有一个叫做“证券化”的东西,所谓“证券化”就是非标产品标准化的过程。为啥费时费力要折腾这么一下呢?说到底,就是标准产品交易技术惹的祸。没有证券化就没有交易效率。

下面说一下金融创新,这个涉及到我们的双市场机制创新的定性问题。简单划分一下,第一重要的创新是金融功能创新,比如说贷款是一种功能,信托是一种功能。下一个层次是机制创新,比如交易规则。这两个层次的创新都比较难,但一旦创新成功,其影响是巨大的。接下来是产品创新,近年来的金融创新,主要集中于是增加流动性和分散风险。我统计过,美国次贷危机之前,90%以上的金融创新都是提高了流动性。大多是通过非标产品标准化来实现。比如房地产贷款的证券化,其实就是非标产品标准化的例子。比如给少数不太符合贷款条件的人贷了款,那就是美国感冒,全世界都跟着吃药的结果。所以非标产品标准化究竟是好是坏很难说。最后一个问题是效率提升,我一直这么认为,“互联网+”唯一的功能就是提高效率,不管“互联网+”什么,加金融、农业、工业都是提高效率,它不可能改变农业的种子,不可能在工业里面创造新的产品,也不可能让金融脱离功能。例如,银行是一种功能,你顶多是顺着它,比它做得好点而已,颠覆是不可能的。金融有一个规律,叫做“金融功能优先于金融组织”。互联网只是组织的基础设施,或者说组织形式之一,所以互联网几乎不可能带来创新的金融功能,主要是带来效率的变化。

我们这个理论框架有一个比较麻烦的逻辑关系。如果理论上完美市场不存在,那么作为间接目标的信息透明和价格发现就没有存在意义了。推论一: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如何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根据推论一,我们有了推论二:在不能实现信息充分和价格发现这两个目标的前提下,金融市场要走在一个趋近于信息更加充分和价格更接近于均衡价格的正确的道路上。要实现推论二,就有了推论三:需要建立一个能够和异质性产品相适应的市场机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机制创新,能够让市场的信息更加透明,我们只提“更加透明”,让价格趋近于“更加均衡”。

这些看上去有些无厘头的论点,实际上十分贴近中国古典哲学。最简单的例子是“仁义礼智信”,仁义礼智信这五个字里面没有一个是目标,全都是道路。它只告诉你坚持“仁义礼智信”的道路,不管你做什么,最后都可以实现人生的终极目标。我们要给异质性市场找到一条“仁义礼智信”的道路。

我们的主要创新就是双市场机制,属于我刚才说的第二个层次的创新。双市场机制是由四个市场行为来保证信息更为透明和价格更接近于均衡价格,这四个行为是询价、报价、竞价、套利,通过不断竞价,逐步将动态价格均衡的范围试出来。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中构建双市场机制,通过双向寻、报、竞价和套利,使异质市场逐步趋于动态化和高效率。这里还有要说明的一个意义,如果异质性产品市场的交易效率足够高,那么证券化这个费时费力的高成本过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们把双市场和现有市场的机制做了一个对比。双市场是在同一个系统内有两个独立且联系的市场,现有的市场机制都是一个系统、一个市场,比如上海、深圳。双市场是有名字的,我们现在暂定叫卖方市场、买方市场,简单理解是卖方很牛的市场和买方很牛的市场。从市场主体来看,都是买方和卖方,但在双市场里会做一点区分,在买方市场里面会区分为询价买方和报价卖方,而在卖方市场里面会区分为询价卖方和报价买方。交易行为在现有市场里只有买和卖,在双市场里面有四个。从交易技术来看,现有交易市场采用串行交易技术,这种技术与标准产品交易相适应。而双市场是采用并行交易技术,是针对异质性商品设计的,表现为不同商品在同一时间和同一系统中进行快速交易。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群众对异质性商品需求是与日俱增的,标准品的市场范围不断缩小。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用双市场机制完成现有市场的功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倒过来则绝无可能。另外,现有市场里,监管者都会花很多力气去发现市场操纵的现象。因为单市场里面很有钱或者很有货就可以实现操纵,但这在双市场里面就基本不可能了。很有钱,就主要在买方市场,很有货,就主要在卖方市场,两边不见得能见得着面。因此双市场的机制对市场操纵的抑制是比较有效的,至少在原理上是有效的。

我们总结一下,第一是将“意见不一致”透明化,就是当在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的同一个产品出现了价差,双市场会将这种价差透明化,一旦透明就会有人抓机会套利。结果是把“意见不一致”抹平了。意见不一致抹平的结果是非常有意义的,比如7块和6块,最后抹平的结果是6.9还是6.1,即更偏向7还是6,这是有很大不同的结果 。大家能够清晰发现哪个市场上的交易者的信息更为透明。另外,迅速“统一思想”的好处就是活跃交易,套利交易实际上是没有什么风险的,真正的风险是在这7块和6块的市场中过度投机的参与者。真正的风险是来自于单向交易的投机,而不是来自于双向交易的套利。套利行为一定是由相同的人、金额相同、方向相反、在两个市场、几乎同时的两笔交易组成的。

我们算了一个简单的账,大小银行之间可能大概有两到三个百分点的贴现率利差。如果企业融资成本下降1BP,根据18万亿的签发量,就是18个亿的企业成本下降。如果下降200个BP,就是企业整体的成本下降3600亿,其中,中小企业是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另外3600亿相当于供给侧改革里面减负5000亿目标的大约七成。所以票据市场好一点,作用发挥得更充分一点,中国经济可能好一大块,这是我们对票据市场作用的认识。

下面我们说一下双市场机制的应用范围。双市场不仅在金融市场里面能用,异质性商品的市场都可以用。异质性最强的可能就是消费品市场,我们做了一个设计,未来消费者在双市场网上商城里面,只要你将需求信息发布出去,所有需求的商家都能看到,这个很重要。接下来,能够且愿意卖给你的信息都会反馈到你的信息终端上,供你从中挑选。这个过程不是你自己去挑,系统先帮你筛了一道(人工智能),最符合你要求的产品排在最前面。商家的好处是什么呢?你发布需求的时候商家是自动接收信息的,所以商家不用去找你,也就是不用买流量了,或者不用促销,也就不用烧钱了。大家想想,现在已经出现了线下实体店的价格比线上要便宜很多的情况,增加的成本增加在哪里了?增加在购买流量上了,这是烧钱的主要组成部分。双市场机制有机会从根本上砍掉这个“毒瘤”。这个我觉得未来可能对网上商品市场有一点颠覆作用。

原文链接: 梁猛:非完美理论创新与市场机制创新(中国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