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李汉:支付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融合

发布时间:2017-09-01 新闻来源: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 8月20日,以“新思维、新理论、新突破”为主题的金融科技促进市场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普创金融创始人李汉表示,2006年建立的支付经济学分支学科,就是研究如何降低交易成本,如何促进交易,以及金融中介在交易中的作用。研究形成了一个结论,金融中介不仅降低交易摩擦,而且有促进交易的作用。所以我是沿着这条路做下来的,就是要降低交易成本。对于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不管是我在人民网还是新华网发表的文章,我都在反对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今年周小川行长也说互联网金融的这个概念貌似有问题。

十年前,我参加了很多会,抱着学习的态度合大家一起争论《票据法》的修改,争论的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票据的“无因性”。刚才我们讲了,票据工具是三合一的。争论融资工具的原因是什么呢?今天看来我算有点明白了,就是M2的扩张,为什么要强调这个贸易背景?用马克思的话说,商品流动和我们的货币流通要相适应。后来ECDS上线了,我也参与了起草和讨论管理办法,最后的一个总结性的文章就发表在《财经科学》。最后总结出来到底当时人民银行要做什么?做的就是这两个目标,到今天为止,我们看见都还是有问题的,传导机制是不是很顺畅?那个钱为什么在银行里面空转?利率走廊建成了吗?2013年我启动了一个研究,当时研究的背景就是国务院让人民银行组织一行三会调研互联网金融或者是类金融公司、信托等,可能的债务违约对金融稳定的影响。我参与了调研。无论是宇宙第一行的票据模式,还是我们知道的金银猫、招财宝等等所有的模式,我全部都研究了一遍,包括P2P,P2P是2009年一些海归带回来了一个“微金融”的概念,后来演变成了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模式。你们可以到网上看我的文章,我认为互联网金融要谈一个“体系”。我看见很多区域银行的纸票流通性有问题,有针对性地搞了一个1.0版“区域小行银承纸票质押融资收益权转让B2C模式“的设计,一年多花了上百万去研究。后来发现实现起来很困难,其中一个困难是确定质押的主体?第二个困难是法律的人数规定,然后就否定了。

普创金融创始人 李汉

接着做了一个2.0版“传统单市场人工竞价”的模型,因为那个时候有钱的银行很牛,能够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要价多少就是多少,市场中缺钱。再后来就是刚才梁猛说的,我受男方市场和女方市场的启发,同时就去看中国票据网chinaCP,它后面一定会写方向,买入和卖出的方向。我又去问,就是汤姆逊路透交易终端的模式,为什么它会这个样子?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杀戮。人为的因素太多了,我20年坚持一个观点,就是我们的金融是应该从制度性控制到技术性控制,我们的规章都是很完全的,遵不遵守才是问题。哪怕银监会要一盯一防范风险,市场机构的数量是成千上万,根本盯不住。

我们的体系遵从了现在流行的体系架构,包括移动端解决“纸票”交易的问题。票据交易达成交易意向之后是可以违约的。因为非标市场的特点之一就是是可以违约。但违约之后,违约方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不一定是金钱上的代价,还可以是声誉和荣誉上的。系统的外部接口都做好了,因为我熟悉银行的报文系统,,所以我们传的信息都满足人民银行的报文的格式。包括和中国银联china pay的资金转移信息接口、ECDS系统接口都全部做好。

引入非标的产品,我们从票据切入,而票据在整个非标市场中是最复杂的。票据产品的信用维度太多了,多到可以任意组合,几乎每张票都是一个特殊产品。

这是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系统,我们的接口全部都做完了,客户单独使用就是信息系统,和客户(银行)系统对接,就是一个更为方便的信息系统。我们的系统和实际交易没有关系,它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用和便捷的报价系统。

我们设计遵循三大原则,一是满足国内的法律法规;二是竞争性原则,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三是符合《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原则》。那个规则很严格,全世界都遵从,中央银行也好、整个交易系统也好、一行三会的检查银行都是遵从这个东西的。

我们做了一个双市场的系统,解决了策略博弈的问题。我们认为金融只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通道业务,一个是套利业务。我又没有牌照,我就是修路的,有牌照的归一行三会管的,发牌照的,你们该干什么就在上面去做,但是监管者要知道你干了什么。而且这是一个可扩展的弹性框架。我的这个系统运行就是基于这三个原则。

一个德高望重的领导,也是经济学家问我三个问题,监管者要不要你做?市场中的商业银行和不和你做?你能不能做?上面“合规性原则”就是回答监管者的一个问题。后面的一个“盈利性原则”和“核心原则”就是回答市场机构和不和我做的问题。我可以给你提供非现场监管的接口等等,而且基本上没有学习成本。今天也来了很多准备一起合作的银行,我一个小时就能讲明白怎样操作,还符合银行内部风控的要求。

我主要是想通过大量的交易,从票据作为切入点,解决世界上最难的非标产品后,然后逐步延伸到大额CD,还有债券,保险,理财市场等。我要建立一个可观测的点,这就是我们的普创指数,银承和商承的指数。这个点击进去之后,我们又建立了分类产品和指数。这个指数是我们自创的,银承电票、银承纸票,还有商承电票,商承我们的原则叫风险可控、金融创新,我们引入中国224家具有财务公司的这些集团公司来先行先试。我们后面可以看到跟中航工业集团和格力集团谈过的。我们在给市场提供了一个观察点,所谓的这个数字是基于昨天价格的变动,价格越低是红色,对市场是个好的现象,价格涨的是绿色,就是资金的价格,平盘就是蓝色。当我们选择这个电票,再选择股份制银行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见具体的从一天到一年的这一类银票的价格走势。当我们做出这个系统过后,清华大学数据科学院准备和我们合作,虽然我们很粗糙,小学生的水平做出来的,但是就像刚才梁猛说的,我们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请你们沿着这条路把它做成更高级的,更准确的东西。就可以提供更多的贴现率的产品,因为央行票交所做转贴,我们是帮银行聚集票源,就是直贴的这部分,如果央行要我做转贴利率指数的话,我也能做出来,只要有交易在这里面,这个都是很简单的。

下面讲一下刚才的四个行为怎么实现的,重要的创新就是我们的并行交易过程。最难的是什么呢?我们计算机只认0和1,而且这个计算机只认角色定位的问题,要么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在同一个账户身份是买方,要么你是卖方对同一个产品,没办法给你定成又是买方又是卖方。在这儿搞人工智能估计可以自动识别,反正我们的计算机是识别不了的。所以企业既可以主动地询价,卖自己的资产,也可以被动地报给别人,被别人选。我们设计的方法请在座经济学家可以考虑一下,就是谁先出价谁拥有选择权。这个是在我在讲货币金融学的时候,期货、期权、利率互换,就涉及到这个东西了。选择权是很重要的一个权。中国有4000多个法人银行,14万多家有行号的机构,它们不能够互为交易对手。又涉及到这么复杂的维度,期限的维度,价格纬度待会儿你们会看见,刚才看到12类银行的维度,你组合起来就不得了。同时每一个参与者的动机也是不一样的,包括中央银行的动机。当市场利率升高的时候,作为证券功能,市场机构就可以去投资了。

我们讲一下并行交易的原理。在卖方市场上每一张票都是公布出来的,都能看见,我称为是以这个票面金额为约束的票据信息,就是这张票最大金额的是十个亿。我们的下面是买方,是被动的买方,我们银行它可能每天一个总行买票不止十个亿,或者一个分行有可能是十个亿等等,是以授信额度作为约束的,决定它买多少。我有十个亿的话,实际上我们看这个并行市场,我可以向这个市场中十个亿以下的任意满足定制条件的卖家进行报价,其实我不知道我报给谁了,是自动化报出的。同时我也可以在买方市场上挂出来要买相同条件的,你也可以给我报价。这个时候当Y1卖给X1的时候,如果这两个值是相等的,Y1对市场中所有的报价就全部撤销了,所有买家对它的报价全部撤销了。在买方市场上,下一张表N个卖家向M个买家都是满足了需求的报价,他们在这个市场上是被银行选的。最后如果不相等的话,我们会发现它的额度会变成X’,因为已经成交了一笔,我们通过后台的授信管理系统进行控制。这个就是我们的并行交易原理,效率是很高的。参与者只能够影响价格,所谓的托拉斯、卡特尔、康采恩等等没有办法控制这个价格,中央银行也只能作为间接的影响这个价格,观察这个价格,采取宏观货币政策。

我把刚才并行的多对多的交易拆分开来讲询价、报价、竞价,就是一对多在两个市场中怎么样实现?这取决于条件定制,银行今天要买什么品种,这张票作为卖家来说我要卖多少钱,取决于这个底价。他卖的方式,这些条件定了过后,我就给你做了博弈的策略,那个蓝色的就是一个博弈的策略。这个蓝色的博弈策略就是取决于交易双方了,只有Ymax和Xmin发生交集的时候,才有可能成交。选择权在卖方,如果没有交集就是右边的那个图。到底是下面的调价还是上面的降价,那个取决于你们在市场中的观察。而我们看见的这一个贴现率、最低收益率的报价,实际上都是满足条件的一组数列,无数个,也不知道多少。我给你公布了一个有多少人给你报价的金额,如卖出一个亿,现在已经给你报了一千个亿了,可能这个有一亿资产的人要选择一个策略,我还要等,一出现更好价格的话贴现率还要下降,大家竞价了。最后竞价的结果就是下面那个值,我们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最优,我们只能称为当前最优,你选不选?不然最后就会变成梁博士最后的那个图。

在买方市场就是银行的博弈的过程,你公布买的额度就很有技巧了。在座的应该知道,去年11月份整个转贴现率是2.83%,结果民生银行公布要买5000亿城商行票据,一下把利率打到2.63%,但还是买不够。农行和邮储银行都很着急,出手把利率打到2.61%了。我心里说麻烦了,为什么麻烦?十年期的利率扭曲了,十年期的国债已经3.4%了。然后我就跟做固定收益的学生说赶快跑,要出事了,大家不去放贷款了,都去剪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的羊毛了。然后在今年1月份利率大幅飙升,我们在一年中资产和资金不平衡,一天中资产和资金也是不平衡的。回到刚才讲的,实际上你卖的价格只能取决于你卖不卖当前的价格,而定这个价格是取决于你的同类的这些卖方的价格,你要观察别人。也要取决于买你的这些平行机构他们相互之间的报价,就是股份制银行它相互之间都要相互盯着,如果价格高了,别人不在他这儿贴现,特别是央行224号文件出来后,这个博弈就很厉害了,需求的动机不一样。还要提一点,央行说要把30万家的非银机构放进来,有一些货币基金有法律规定,要求配置这个票据或者债券,哪怕收益率是0.5%他也会去买的,那是法律要求。我们提供一个公开、公平博弈的市场。这个就是具体的实现方法,上面的这些都叫条件。我去调研过很多家银行,每家银行的条件是不一样的,这些穷尽了你们需要的所有的条件,选完条件就是刚才说的博弈策略,选定你的博弈策略,就在这上面,很简单的。然后你选择要么发布在买方市场上去询价买,要不发布到卖方市场被动去报价买。

我们做了一个套利的功能。这个套利交易很好玩,就是盯住买方市场需求,因为这些都是大买主,他们很都懒,我要买就任意一个包,可以讲价的。我去盯住他的需求,然后我在卖方市场,那都属于是中小微企业,一张一张的在卖,我就盯住这个供给,然后发现价差,跟踪交易,实现套利,统一思想。我们这个利率走廊就有可能形成,套利的方式我只列出这些来,这些市场机构聪明得不得了的,只是给经济学家解释一下什么叫本行他行套利。有些银行,比如“纸票”只能是本地客户,它所有的“纸票”要卖给我,符合条件过后,你还要有账户,因为我看不见你后面的那个章,这是“纸票”它特有贴现要求。结果我有一张票看见北京中信它有这个需求,利率也很合适,我就找一个中介或者其他的,我就卖给他,他在北京中信开了账户,然后他就拿去了,这就是某些市场中介干的事,叫“包装户”。

最后讲一下时空套利,这个也仅在于现在的“纸票”,纸票现在不能彻底取消了,中国发展是不平衡的。有很多山区的银行一年就开不了一两张票,你让它上电票或者变成间接的接入者,那个是很麻烦的,成本与收益是不相符。十年前一个领导就让我去研究一个课题,不同支付工具的成本、风险、收益、效率和使用习惯,特别是最后的使用习惯。那个太吓人了,就是影响人的交易模式,交易行为是使用习惯,要改变是很难的。

这个就是人工的方式,我们定制这边市场的需求,这边市场的关注。我们定制完了之后,因为是海量的数据,你定制完过后就跑到自选行情里面就看这类票,然后在这个里面你可以点击进去,要么是卖,要么是买。这是我们的定制功能,就是刚才说的两边市场用人工的方式。我们卖的时候可以整批的成交,也就是你的资产库里面满足别人买方的需求,全部都列出来了,每张票进行报价,报价过后给一个综合利率出来,也是满足别人的利率的要求。你可以要求他全部买走。500张票,我们打包可以打成一个挑票成交的零包,你可以买300张、500张。当你挑了之后,我向其他机构,刚才说的并行交易全部撤了。我们做了一个测试,一千乘以一千的报价,也就是一百万笔同时交易,用了一个普通服务器在互联网上,就是网页的服务器,大概是2.3秒就全部撤完了,效率是很高的。

这一个功能是智能联动交易,也就是说当我盯住股份制行最高价的时候,因为他们的价格是波动的,4.21,我心里的价差是3个BP,所有这个市场上满足买方市场所有的卖方,我全部都给他自动报过去。如果买方市场上的价格发生了上下浮动,我也要发生上下浮动。如果它上涨了过后,我如果按原来的价格就要亏损,如果下跌过后,我按原来的价格就买不了票了。如果是这个盯住最高价低于这个贴现率的价格,对我来说收益率是提高的,何乐而不为?我们的这个功能正在调试。基于刚才这些策略,你们定制完过后,作为交易员的话你该干吗干吗,为什么?因为我给你提供了一个手机端的功能,这个手机端既是买卖“纸票”的报价交易终端,又是我们电票交易的一个信息终端,有成交、有报价,拿来看,想点就点。因为我们的票据交易要通过网银或者后台系统,这个就是达成成交意向。这个是我们提供的时空地图,有时候交易不取决于价格,比如我有十万个“纸票”,深圳报一个3.2的贴现率,它也符合它的要求。结果北京报的是4.1,就在北京卖,为什么?飞到深圳去给你送过来,不可能的。

最后我们对我们的系统做了一个总结,也就是说我把系统做完过后,林漳希教授过来发现这个是“土豪金”理论,我说我哪懂得这么多。我就是要做一个非标资产智能化的交易系统,因为我2000年和华夏证券建过互联网证券交易系统,我做过交易系统。就是要降低交易成本,同时我们通过所谓带引号的互联网思维的模式,有时候经济上的惩罚不如对他的声誉上的惩罚,为什么?黄单就给你记一次黄单,你的黄单90%了,别人谁还卖给你。你黄单80%了,谁还买你的,拒绝和你交易,把你扔到黑名单里面,我们功能都实现了。包括忽略报价、黑名单功能,当天的不能报价等等这一些我们都有。我们就是通过自律和他律,通过非现场的监管,你所有交易的计算机的IP给你锁定,因为我要计算距离,你所有的手机锁定的。可能在座的要问我假票怎么办?假票又不归在座的监管管,那是公安部管。“纸票”送到银行,进了托管部门过后,验了票过后才付钱。你敢在上面卖假票,那个叫刑事犯罪。

最后一个是建立一个可观测的价格体系。这个就是我最近以来和市场机构谈的,我们准备和这些市场机构进行先行先试。我给他们讲的就是基于刚才的三点,合规性、利益性、盈利性、安全性,你把我当成一个QQ、微信,你在上面吼一声就可以了,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障碍。而中航工业集团代表了最大的央企,刘总跟我说过,他说想搞一点票据理财的这些东西,我说你看一下我们系统。格力代表了这个市场中最有活力的公司之一,我去拜访过他们几次,我们聊的完全是市场化的这些东西。公布过后有人会抄袭我们?我特别看重知识产权,前两年总理说“创新中国,智造中国”等,我在承担国家级课题的时候,综述了全世界所有的支付系统和交易系统,我知道哪些东西是世界上没有的,我们的整个软件都是从0到1敲出来的。我们申请了发明专利,思想是不能够申请专利的,但是实现的过程是可以申请专利的。其中我们将有几个核心专利在瑞士专利局申请PCT专利,就是为了“走出去”做准备。借用易行长的一句话,实现这个东西,就是借用通往货币经济学的新范式写的结尾一句话,这是所有经济学家的光荣与梦想,也是思想家终极追求的目标。

原文链接: 李汉:支付体系与金融市场的融合(中国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