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每日财经

经过“至暗时刻” 2019全球股市能否站稳脚跟

发布时间:2019-01-03 来源:和讯网

 从创新高到暴跌,美股在过去的2018年经历了动荡的一年。随着周一(2018年12月31日)收盘,美股三大股指均创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年度表现。

 当日,标普500指数收报2506.85点,涨幅0.85%;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报23327.46点,涨幅1.1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报6635.28点,涨幅0.77%。全年美股三大股指均累计收跌:标普500和道指分别下跌7.01%和6.03%,创下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纳指则下跌5.30%。

 尤其在波动剧烈的12月,标普500和道指同时创下自1931年以来最糟糕的12月份表现以及自2009年2月以来的最大月度跌幅:标普500累跌9.18%,道指累跌8.66%,纳指累跌9.48%。

 对全球贸易摩擦以及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已让市场变得非常脆弱,美联储在2018年12月宣布加息,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停摆至今未恢复,这让投资者变得更加敏感,进一步加深了美股在12月的跌幅。

 大调整对激进的投资者而言可能预示着新的买入机会,谨慎型投资者则会质疑:现在买合适吗?展望2019年,根据2016年美股反弹的经验,现在的美股要重现奇迹反弹可能还面临美联储加息和美股公司盈利前景两大关卡的考验。

 资金加速逃离

 如果你现在还持有美股,那肯定会饱受煎熬,因为市场上的多头已经大幅减少了,就连传统的防御性行业也无一幸免地出现下跌。从2018年9月末开始,美股几乎所有行业板块都在跌,公用事业、房地产投资信托和消费必需品这三个标普500指数里表现最好的行业板块也逐渐回吐2018年的涨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标普500公用事业板块涨幅缩小至4%,而同期的科技板块则暴跌超过14%。

 投资者从股市中短期撤走的钱有多少?撤走的资金流向了哪里?

 基金研究机构Lipper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5日当周,美国股票共同基金和ETF在一周内便出现了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债券基金也出现了13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这让风险相对较小的货币市场基金成为最大受益者,同期的货币市场基金成功吸纳了近810亿美元资金。

 投资者也开始寻找过去相近的市场走势模式,希望能找到更多迹象来预测未来。

 标普500指数最近两个月下跌近15%,上一次跌得这么厉害还是在2016年。2015年5月~2016年2月,标普500指数曾下挫了14%,那时投资者也曾饱受煎熬,但让人振奋的是,大跌后的美股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屡创新高。不过必须注意的是,彼时和此次美股暴跌的大环境不同,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美联储的利率政策。

 还看美联储

 2016年2月,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约为1.7%,而现在的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为2.7%,几乎是当时的两倍。

 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不断提高企业借贷成本,至2018年12月已加息9次,联邦基准利率从0~0.25%一路升至2.25%~2.50%。美银美林的美股量化策略团队主管萨维塔(SavitaSubramanian)认为:“过去9年几乎免费的资金成本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企业的资金成本将会不断升高,也需要重新调整对企业未来盈利增长的预期。”

 经历了2018年的4次加息后,美联储官员仍在呼吁2019年逐步加息。

 2016年,当时美联储刚刚退出QE(量化宽松)近一年,在工资增长停滞以及私人投资下降的情况下,当年美国经济增速仅为1.6%,创下自2011年来最糟糕的表现,同时企业利润也在不断下降。但就在如此不乐观的经济情况中,美股也没进入熊市。在2016年1月大跌5%之后,标普500指数在2月开始从底部反弹,这一反弹就持续了31个月,其间涨幅高达60%。

 这次美股大反弹全靠美联储格外开恩没有大幅加息,2016年全年美联储只加息一次25个基点。现在投资者面临的是完全不同的利率环境,虽然目前2.25%的联邦利率仍属于较低水平,但和2016年时相比,显然后者更能让投资者感到安心,并有利于推动股市的上涨。最近一次2018年12月美联储加息,虽然措辞弱化但鸽派程度低于市场此前预期,2019年美联储预计将至少加息两次,且不改变缩表进程。

 盈利前景担忧

 除了利率,美股还要接受的另一个考验是美股公司盈利前景。目前,标普500指数成份股的平均市盈率约为19倍,2018年1月的市盈率还是23倍以上,虽然连续大跌已经让部分企业市盈率有所下降,但反观2016年2月,当时的平均市盈率更低,只有不到16倍。

 目前,各大交易商和投行均对2019年美股企业的盈利预期作出了相应的下调。对冲基金桥水的首席投资官简森(GregJensen)表示:“我们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将可能明显减弱并逐渐接近衰退的水平,但市场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同时预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或接近1%,低于美联储最新预测的2.3%。如果2019年经济真的如预期般下滑,那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很可能会向宽松转变。虽然桥水不太看好美国企业的盈利前景,所幸的是,这次市场下跌的冲击力度并不会像2008年金融危机那样强,因为现在美国金融系统的杠杆率还没那时高。”

 受美联储加息及经济增长担忧影响,富国银行亦下调了美国企业2019年的收益预期。富国银行股票策略师哈维(ChrisHarvey)将2019年标普500指数的目标点位从3079点下调到了2665点,同时将2019年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预期EPS从173美元下调到166美元。他认为,美联储持续紧缩的利率政策让市场措手不及,这可能暗示股票估值还会继续下降,股市也迅速对加息作出了反应,美联储很可能在货币政策上犯了个错误。

 美银美林则预计,2019年美国GDP增长率为2.6%,而标普500成份股企业的盈利增速可能从20%降至10%。

 瑞信分析师罗伯特(RobertSpingarn)认为:“现实情况是,美国政府现在充满了巨大的不可预测性,加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以及美联储加息的刺激,投资者避险情绪浓厚,失去了积极性,大多数人都在寻找卖出的机会,这股寒意有可能会延续至2020年。”

 新兴市场已过至暗时刻

 从MSCI新兴市场指数来看,2018年从1157.55点下跌至965.67点,全年累跌16.58%。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数名分析师均认为,新兴市场在2019年还将继续调整,但已度过至暗时刻。他们也表示,伴随新兴市场资产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计入了不利因素,2019年投资机会料将浮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2018年10月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新兴市场2019年的增长预测下调0.4个百分点。报告还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做出风险提示:由于美国货币政策逐步收紧,贸易存在不确定性,如阿根廷、巴西、南非和土耳其等一些国家还面临自身问题,因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受到抑制,货币出现贬值,股票市场下挫,利率和利差承受压力。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表示,短期来看,新兴市场整体增长预期的下调主要反映了贸易摩擦、地缘政治冲突等压力,长期而言,除了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有望维持较高增速外,其余国家面临增长乏力乃至经济失速的威胁。

 瑞银全球宏观策略分析师巴韦贾(BhanuBaweja)同样认为,新兴市场在2019年将继续面临不确定。

 “2018年新兴市场主要威胁来自于美国资产收益率重新定价,2019年受到金融条件进一步收紧的影响,对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担忧会更多。当发达经济体普遍处于经济周期的后期时,通常不利于新兴经济体。但这次不会爆发出新兴市场危机。”他称,资产负债表问题严重的新兴市场国家中,有少数几个2018年已经对风险溢价进行了重大调整。未来,新兴经济体的增速放缓会继续影响投资回报,但其所导致的波动性不足以蔓延至所有新兴市场资产类别。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则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全球股票型基金对新兴市场的配置比重仅为全球股票基准指数对新兴市场配置比重的一半,为2002年以来最低水平,若全球贸易摩擦有所缓和,市场风险偏好情绪将升温,资金大幅回流新兴市场,有助于新兴市场资产表现。

 “基于此,我们预计2019年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底部区间在850~900点以内,而上行空间则高达1100点。”她称。

 依然看好中国市场

 尽管在全球股市普遍下跌中,中国上证综指全年累计下跌24.59%、深证成指下跌34.42%、中小板指下跌37.75%、创业板指下跌28.65%,但各方对于中国股市的前景仍普遍谨慎看好。

 吴晶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兴市场仍是其偏好的板块之一,尤其是亚洲(除日本)国家的股票市场。中国市场也是花旗比较看好的。“中国股市估值便宜,配合政策对经济和市场的支持,目前从风险回报角度看,中国企业股票具备吸引力。A股纳入MSCI指数以及沪伦通等新机制推进,也可能增加外资流入以参与中国资本市场,利好中国股市。”

 具体而言,她告诉记者,相比估值较高的成长型和防御型股票,更看好价值型股票的未来表现。“能源和材料等周期性行业可能表现较佳。科技股方面,相对于科技硬件或软件,更看好半导体的表现;金融股方面,相对于保险和房地产,更看好银行股的表现。”

 新华基金(博客,微博)首席策略分析师刘彬也认为,2019年各项经济周期或往下走,经济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出口和地产。“在这一过程中,政策持续宽松可期,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更为积极和明朗。政策不缺乏稳增长能力,但趋势性机会需要等待更好的时机。”刘彬称,随着2019年整个业绩下行,市场估值会更低。经济从“稳杠杆”逐渐转向“稳增长”的状态,市场流动性会边际上改善,会利于市场的风险偏好和估值的修复。

 记者了解到,具体投资板块上,相当部分市场人士看好5G,甚至出现了“抱团5G”的情况。一部分观点认为5G行业的投资高峰期可能在2019、2020、2021年,相关组件或是值得投资的领域。星石投资首席执行官杨玲也认为,2019年值得乐观对待,在明确的动能切换趋势下,复兴牛市正在酝酿,其中科技类别机会最大。